募资断崖式下跌!跨界合作可解否?
2019年12月8日,由中国风投委、中国母基金联盟主办,母基金研究中心协办的“2019中国母基金年会”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顺利举行。

在以“募资难,如何跨越资本寒冬?”为主题的专场论坛中,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作为主持人,对话淳石资本CEO施文捷、恒旭资本(上汽母基金)合伙人费飞、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创始合伙人赵征、创世伙伴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和安芙兰资本董事长周伟丽。嘉宾们从多种角度对募资难题、GP与LP跨界合作等问题展开了精彩的讨论。

 

 

一、  母基金GP化?募资难题下的跨界合作

 

 

募资难的经济背景下,母基金GP化的说法流传甚广,甚至有人戏言“不帮母基金一起募资的GP不是好GP。”对此,各位嘉宾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施文捷表示,募资难是不得不去面对的现实问题,这个过程中,多方都有一定的责任,比如LP趋于GP化,GP趋于FA化,FA趋于天使化;而且,LP无法明确表示自己的诉求,也给GP带来非常大的困扰。但随着近两年经济形势下滑,基金退出难,LP在这个过程中面对困难也在逐步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并且,科创板推出后,上述问题也得到了进一步的缓解。总体看,恶劣的经济环境其实是一个周期,GP、LP应把握时机复盘,以便于在下一轮投资高峰来临时,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

 

费飞称,首先募资难不是问题,重要的还是自己本身的业绩和能力;其次,GP帮LP募资,相对比较难。“母基金募的钱和GP募的钱,本质上不是一类钱。”费飞认为,作为LP的诉求也很简单,就是财务回报,只要把业绩做好,募资总是能解决的。

 

廖俊霞也赞同费飞的观点。目前国内GP数量大概是美国基金管理人的十几倍,“这个大行业总体上来说,存在鱼龙混杂的情况,在前几年一哄而上的情况下,一些本不应该投身到私募股权市场上的团队现在面临募资难,那也是很必然的。”

 

针对母基金GP化的问题,赵征认为,“这是一个双向问题,首先要清楚了解你想选择什么样的LP类型,哪些类型对你的团队和产业是有真正帮助的。”GP自己本身要有比较明确的方向,分散的能力造成募资难,深谙专业属性的基金管理人则会跨越资本难题。针对人民币和美元LP,赵征指出,二者存在较大差异;对于国内LP,政府引导基金、金融机构、财富管理公司以及上市公司等不同类型的LP诉求不同,故基金管理人最重要的是与LP匹配,坦诚沟通是合作的关键。

 

同时拥有美元和人民币基金募资经历的周炜认为,LP和GP互相站台非常正常。在基金行业中,不管是母基金还是GP,最终积累的都是市场信任和品牌美誉度。一个健康的生态环境里最好的状态是互相帮助,各家应该在生态链上相互扶持。

 

周伟丽则自认自己的机构就是“给LP募资的GP”。据周伟丽介绍,因为减税、政府债和经济下行,目前的地方引导基金的资金也比较紧张,同时他们也希望从那些一、二线城市吸引一些好公司和项目到当地。“地方政府有钱想配资,我们也想寻求合作伙伴,那么何乐而不为呢?”

二、  行业断崖式下降背后的原因

 

 

过往两年行业募资形势严峻,“整个行业断崖式下降”,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未来趋势又会如何?几位嘉宾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施文捷认为,断崖式下跌原因众多。新基金、老基金都存在募资难题,此前GP募资的承诺需要时间来检验和消化。“其实最关键的是看GP能不能让LP有好的财务回报。只能说时间可以冲淡很多东西,明年估计比今年还要惨淡,从2021年、甚至2022年开始,有可能复苏一下,当然这也跟中国整体经济有关。”

 

费飞认为募资难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资金供需不匹配,另一方面资管新规后,本质上把短期资金投长期资产这条路封了。“市场是动态调整的过程,市场的财富还是在的,只要能赚钱,其实还是能融到资的。”据费飞介绍,母基金是一个组合配置,自己列了大概100个GP清单,会重点看这些GP的机会。

 

赵征和周炜均对人民币募资和美元募资进行了比较。赵征认为,目前集中了大量资本的众多高估值项目都存在风险,难以找到接盘者。未来两三年市场也不会太好,更要控制整体的风险。而具体在募资方面,“你的动作言行和策略应该完全一致,而不是为了募资而去募资。要讲清楚投资逻辑等一系列跟投资相关的问题,跟LP有充分的沟通。”他同时表示,美元基金更关注投资既往业绩和团队能力,考验更长久,比较单纯考验财务回报能力。不过,“现在人民币基金也基本一样,殊途同归。”

 

周炜称:“其实现在不管哪边募资,都比两年前募基金的时候难很多了,但美元基金的好处在于资金的周期确实很长,因为他们在这个领域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所以大部分的钱,时间压力小很多,耐心也长很多。对于同一支基金,美元母基金一般会给你三次机会,相对来说压力小一些。”人民币基金方面,他们倾向于选择跟自己对行业理解一致的LP合作。

 

廖俊霞认为,募资难的一个原因中国市场上比较缺乏长钱,缺乏成熟的机构投资人。“有一个数据是新募资基金的LP里,大概有75%左右的资金来自于国企,整个结构性的调整和变化,可能是募资难非常重要的原因,市场化的钱确实比较少。”

 

在募集政府资金方面经验丰富的周伟丽认为,资本市场肯定会伴随中国经济周期,经历一个发生、发展、规范和收缩的阶段,“2019年刚刚开始显现出一个收缩。市场的总资本、总资金是充足的,基金机构应该与国企相捆绑,调整既有的投资策略来解决募资问题,政府直投、政府无偿补贴、外币募资都是解决募资难的良好手段。

 

 

三、  更好的投资时期

 

 

募资难的背景下,市场上可投资金有所下降,市场的项目估值也有所调整,此时的投资策略应如何应对?与会嘉宾也都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施文捷、周炜和费飞认为,市场环境低迷反而可能是更好的投资时机,“越是现在这种环境下,越是要大胆地看一些东西;当然前提条件是先有钱,有了钱才有底气看各种各样的东西。我觉得在保守的情况下,现在完全可以看各种各样有价值的东西,或者被低估的东西。”施文捷认为,投资的方向和领域可以以国家重点扶持、能够抗经济周期的行业和领域为主。

 

 

赵征和周伟丽都认为,投资是长线工作,应稳定投资,不应受经济周期太多影响。从长期来看,中国的经济会有良好发展,现在也是最佳的投资时机。



Copyright 版权所有 © 2013-2018 北京安芙兰投资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