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门红!安芙兰早期投资企业“赤子城科技”上市首日飘红送喜
“捷报声中一岁去,开门喜迎财气来”。昨日安芙兰资本投资的“海外版字节跳动”—— 赤子城科技成功登陆港交所。开盘三分钟内一度暴涨130%,收盘市值突破32.5亿港元,涨幅93.45%。在此前的全球发售阶段,赤子城科技更是获得了1441.83倍的超额认购,成功登顶2019港股“超购王”。

周伟丽(左三)与赤子城团队在敲钟现场

 

覆盖全球近8亿用户,赤子城科技增速迅猛

 

说到“赤子城科技”,很多人可能有点陌生;可是说到“Solo桌面”或“Solo X移动产品矩阵”那可是全球安卓手机的标配级应用。赤子城科技从13年“出海”,推出第一款安卓手机加速器Solo Launcher开始,不断精准抓住用户“痒点”,打造手机应用爆品,从桌面壁纸、输入法到手游、社交、直播等应用,现在的Solo X 产品矩阵已经包含了系统、健身、媒体娱乐、游戏四大子模块,覆盖了用户移动互联网生活的各个场景

 

截至2019年6月30日,赤子城科技产品矩阵已积累7.97亿用户,日活达3500万。其领先的移动应用开发能力获得权威认可,赤子城科技曾被Google Play认证为“顶尖开发者”,旗下产品被评为“全球最佳应用”。

对于B端(企业)客户来说,赤子城同样在不断创造,赤子城科技是国内最早进入海外移动广告行业的企业之一,搭建了完整的服务体系,覆盖移动广告价值链的所有关键环节,拥有庞大的广告主及媒体主资源。公司于2014年搭建了面向B端企业的SoloMath程序化广告平台,仅2019年上半年,Solo Math为约32万广告主提供低成本获客服务,为约129万媒体应用提供高效变现解决方案总体营收6991万元,其中程序化广告营收6979万元,占比达到99.8%,基本实现全面程序化。

为了协调平台上海量的流量资源精确配置,2016年开始,赤子城科技自主研发了Solo Aware人工智能引擎,通过将产品矩阵的用户行为数据及广告平台的分发数据进行整合和分析,精准洞察用户的喜好与需求,驱动C端与B端业务协同增长。

至此,赤子城科技打造了“CBA”的业务模式:C即C端产品矩阵,B即B端广告平台,A即AI引擎。以C为核心、B为协同、A为驱动,赤子城科技保持高速增长。自2016年至2018年,赤子城科技营收从1.37亿元增长至2.77亿元,三年复合增长率达42.2%。

今年,赤子城科技增速进一步提升:2019年上半年收入1.84亿元,同比增长58.0%;毛利1.23亿元,同比增长118.0%;经调整后净利近6254万元,同比增长88.3%。其毛利率及经调整净利率亦稳步增长,由2018年的51.1%、21.7%,提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66.6%、33.9%。

 

英雄风雨起苍茫,安芙兰资本是赤子城崛起的关键性助力

 

就像大多数的超凡都孕育于平凡一样,2014年的赤子城科技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创业公司,公司十几号创始员工挤在三元桥一个不大的民居里面办公,创业的方向也不是当时“资本圈”的青睐风口。在这种情况下,赤子城的创始人刘春河和安芙兰资本的董事长周伟丽见了第一面,“我在他们公司和他聊了半个多小时,出门后我跟吴世春说,这孩子某些方面比你我都聪明,又能吃苦生存能力强。不投他投谁!”回忆起当年的情景,周伟丽如是说。

当时的投资经理,现任合伙人的谈文舒介绍了当年的投资逻辑:“那时候我们觉得,第一、当时国内互联网流量的成本涨的有点离谱,14年比12年,短短两年时间,至少涨了10倍有余。而很多海外市场那时的流量还停留在国内10年到12年的水平,也还没有什么像样的团队来开发应用,那时候布局移动出海,时机正好;第二、当时,安卓系统还是比较简陋的,像Solo launcher这样的加速工具是刚需,但是全球市场,当时国外几个主流产品都做的不好,我们使用了一段时间,觉得这个市场机会是存在的;第三、其实,我们最看重的还是他们这个团队,特别是刘春河的学习能力和成长能力,当时他们进入这个行业也才一年多时间,但是市场上面谁好、谁差、谁用什么打法,他就已经了如指掌了,非常专业,这个因素在当时的投资决策当中占了很大比重。” 尽管当时投资的时候,赤子城并没有什么收入,但是安芙兰资本在周总的带领下迅速走完了投资流程,领投数千万元,为赤子城科技投入了创业以来的第一笔“大钱”。

后来,在赤子城的融资道路上,尽管遇到过16年欲“借壳”而不准的波折,也曾有过是否要登录新三板的困惑,但是安芙兰资本都是坚定的支持创始团队,相信创业者的选择。而且,周伟丽还数次帮助刘春河引入关键资源、制定发展战略,然后在背后安静的等待公司的发展、壮大直至上市。

周伟丽与赤子城团队董事长刘春河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赤子城科技的早期投资机构,安芙兰资本也做到了与创业企业的“同频”工作 + 与赤子城的“同速”增长,安芙兰从14年管理3支基金不到10亿规模到19年末管理27支基金过百亿规模,虽然中间经历了一级市场的起起落落,风口数次变换,安芙兰在不断为LP创造价值的同时也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肯定。

在此新年来临之际,周伟丽表示:“我06年开始做私募股权投资,投过的上市公司也有几十家了,我们投资的早期企业上市的也有好几个案例,像东软载波、特锐德,是我们青岛的企业,也是我们一开始就投资的企业。像16年上市的雄帝科技,我也是它们的A轮投资人,雄帝也是经历了两轮折腾,上市以后回报也非常可观,十多年了,我现在还有持有它很多股份;沃格光电,我们投完以后,他们在15、16年那段时间呆在三板上不是很顺,后来我们协助转板主板创百多天快速上市,现在发展得都很好;我说上面这些案例的意思是,就我们投资过的200多家企业,十几家已上市的公司来说,每个创业企业都可能历经九死一生的磨砺,只要别犯战略性错误,脚踏实地,扎实发展,上巿是早晚的事。作为我们投资机构,企业长期的、持续的增长和盈利才是我们看重的东西,不能够只锦上添花,常常需要雪中送碳。现在国内正在经历资本“寒冬”,很多机构都不敢投早期了,或者投得战战兢兢,但是我们还是坚定的支持早期企业,支持创业者,投资‘’高冷黑硬‘’科技领域,我们有耐心也有实力陪伴早期企业成长,希望可以未来投到更多的像刘春河这样的创业者。

“百亿规模,百家独角兽”是我们不懈的追求,今天又实现了一个小目标,未来希望可以听到100次钟响,也等待政府政策调整后,有一次是安芙兰资本自己的上巿钟声!

Copyright 版权所有 © 2013-2018 北京安芙兰投资有限公司